首页 人之初杂志

当女人被宠坏……

时间:2018-12-26 栏目:私房

真爱就是把你惯坏~

人之初

广东省卫生健康委主管

专注婚育性知识


01


上班的路上,居委会大妈把我喊住,递给我一张红色的帖子,说周末让王振华去参加社区的大会,以表彰他见义勇为的行为。


我尴尬地接过帖子,脸上好不容易挤出一个笑容,一转身就僵住了。


这个杀千刀的王振华!



一个月前,王振华赤手空拳地跟流氓搏斗,救下了被打劫的姚虹,这事儿一经宣传,他不仅被公司嘉奖,还得到社区的青睐。


可是,我心中却憋着一股气,因为事发那天,王振华并不是打酱油的路人,而是姚虹的男伴。


对,我的老公出轨了,背着我跟其他女人约会,还莫名其妙地成了“英雄”。


最可恨的是,他俩的关系,还是我自个儿洞察出来的。


王振华受伤住进了医院,姚虹为了“报答”他,守在他身边端茶倒水、嘘寒问暖,比我这个老婆还称职。


然而,女人都是敏感的,我很快发现姚虹和王振华之间的暧昧,经过侧面打听,还真问出了点子丑寅卯。


我声色俱厉地问王振华,还没有使出杀手锏呢,他便什么都招了。


“姚虹是我高中同学,她在北京没什么朋友,但是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们之间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王振华信誓旦旦。


我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发誓若有用,人类早就绝种了!”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去医院看过王振华,老公移情别恋,就像饭吃到一半发现苍蝇一样恶心。



我在王振华面前张牙舞爪,却跟陈思哭得死去活来。


她说:“你若是后悔,趁现在没有孩子,及时撤退还来得及!”


我摇了摇头,“我不后悔,一点都不后悔。四年前我的梦想是嫁给王振华,四年后的今天我实现了梦想,有什么好后悔的?”


当初选择王振华是因为他让我安心,让我觉得就算全天下人都抛弃了我,他也不会。可如今,哎……

 


02


王振华出院那天,我特意从窗户口盯着楼下,心中做好了打算,如果姚狐狸跟着一起来,我把他俩一起扫地出门。


车子到了楼下的时候,陪在他身边的却是社区里的几个工作人员。他下车,习惯性地抬头往上看了一眼,我连忙闪开。


王振华抱着一大束玫瑰花一瘸一拐地递到我面前,我一把推开,他差点摔倒在地上。


接下来的日子,我对他冷言冷语,更别提照顾他。他对我一如既往地体贴,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姐妹们知道王振华有外遇之后,纷纷要举着大旗来讨伐他,我一一给劝退了,这个男人不值得大动干戈。


其实是我还没想好下一步。我想过离婚,可心中还有些许不舍;我想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我咽不下这口气。


网上说,三年前的选择决定了你的现在,你现在的选择决定了三年后的生活,我的青春不多了,我需要更加慎重。



鉴于王振华的见义勇为,单位给他放假两个月,专门在家养身体,而他整天围着我转。


王振华的知错改错精神很可嘉,我试图说服自己接受,不再对他摆脸色,可是那些破事还是会时不时地跳出来挑战我的耐性。


周末跟陈思约好去逛街,我穿了件红色衬衫,王振华笑嘻嘻地说:“我喜欢红色!”


我突然想起姚虹那天穿了一件红白相间的T恤,也正是他俩约会时的装束。我顿时火冒三丈,把衬衫脱下来甩到他脸上,“让贱人穿给你看吧!”


我的脾气王振华早已领教过,可是,这天的火气还是把他吓住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背后玩的什么猫腻……”我骂骂咧咧地折腾了很长时间才出门,把门撞得咣当响。


说来也奇怪,一出门心中的怒火就消去了大半,好像刚才那个患上失心疯的女人不是我。


这样的小事接二连三发生,我借此把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到王振华身上,换来的却是更加的痛苦和焦虑。


生命就在这种失心疯的状态中暗淡无光。

 


03


姐妹们劝我,与其这样折磨自己、折磨别人,不如放开眼界。


所谓的“放开眼界”,是要我把感情的视线从王振华身上移开。于是,在以后姐妹们的饭局中,便多了一些帅哥。


我也安慰自己,人生就是一个不断选择的过程,与其在王振华身上纠缠走下去还是分开两个选项,还不如将目光扩大到整个森林,给自己创造更多选项。


遇到安毅,离婚的念头在我脑海中直冒泡。



安毅是典型的文化宅,最爱做的是在家看书,这正符合我的择偶标准——要么皮囊华美,要么满腹经纶。


那段时间,我懒得回那个“乌烟瘴气”的家,便拉安毅在咖啡厅坐到凌晨,安毅很健谈,旅游、时政等,没有冷场过。


安毅带我去海洋馆看海豚表演,在水母馆漆黑的一角,“偷袭”了我。


当他炙热的双唇靠近,我的心也打开了一道闸门,各种感情涌跃而出。


我恋爱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连带着对王振华也多了几分好脸。所以,当我看到王振华的手机来电的号码是姚虹时,我甚至期盼他俩能有点什么。


我频频外出,很晚才归来,暗暗给姚虹倒位置,期盼王振华能主动提出离婚。


王振华的刀伤复发,再次住进医院的时候,我正在跟安毅约会。那天,安毅跟我说到了结婚,这更增加了我离婚的念头,所以那句“我尽快离婚”脱口而出。


我以为安毅知道我的现状,没想到他听说我已婚的身份竟然惊住了,说话变得语无伦次。


那天我们匆忙道别。


我从陈思那里得知,为了给我介绍对象,她们将我美化不少,“为了‘剧情’需要嘛,离婚的二手女人真的没市场,你懂的。”


“你们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我当即翻脸。


安毅玩消失,电话不接。好不容易联系上,他说他生病了,不方便见面;又说他是有原则的人,即便再爱也不能夺人所爱;然后是他妈不让他跟离过婚的在一起……


破天荒地,我听完他的这些烂借口没有骂人。


只是心中特别凄凉,原以为离开一棵树之后,我有一整座森林,可是到头来却发现森林是大家的。



我踉跄着回家,在门口遇到扶着王振华上楼的姚虹,他俩动作亲昵,姚虹的脸上堆着笑。


我怒火中烧,冲上去就骂:“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吗?整天缠着别人的老公!”


姚虹作势要理论,王振华按住她的肩膀,压低了声音对姚虹说:“你先回去吧。”


我嚣张的气焰没有得到释放,心中甚是委屈,回到家就开始哭诉,历数王振华的不是,他默默地听着一句话都没说。我断定这是冷暴力,心中的凄凉不由得又增多了一层。

 


04


跟王振华的关系还没有缓和,第三者姚虹却主动找上门,张口就给自己洗脱罪名,“我们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没有被捉奸在床,你就觉得自己光明正大了吗?”


“我今天不是来跟你争吵的,我想跟你聊聊,被打劫那天我和王哥确实是在一起,是我约的他。对,我承认我喜欢王哥,因为我想对他好,但是他一直拒绝我,他说你不仅是他的爱人,更是他非常要好的朋友。你扪心自问自己对他如何?结婚这四五年,你关心过他吗?你虽然选择了他,可你心底还是觉得他配不上你,所以你连个孩子都不愿意给他生……”


我转身就走,可是她的最后一句话还是清晰地传到了我的耳中,“你一直不停地在伤害别人,自己反倒大声地喊疼,他视你为最重要的人,你却觉得他可有可无,你差劲地连个普通朋友都不如!”


那些天,我一直思考我是不是真的很差劲。



我想起那年婆婆来京看病要住在家里,被我以“传染”严词拒绝,王振华一句话都没说,还买了很多礼物,把我塑造成一个好媳妇的形象;他在单位陪领导喝得烂醉如泥,我拒绝让他上床,把他一个人扔在窄小的沙发上;他试图跟我说自己内心的苦楚时,我骂他柔弱,不像爷们……


思来想去,我准备跟王振华摊牌,不管他做出怎样的选择我都没有异议,包括离婚,我把主动权交到他手中,因为我打算以后跟他礼尚往来。


谁知王振华看了我一眼问:“吃过了没?”

我的眼泪哗啦啦地流。


我原以为在这段感情的波动中,施害的是我,喊疼的也是我;可是后来我突然发现,施害的还有王振华,他用满满的爱将我宠坏,让我变得不懂事、无理取闹,而这些爱又是我不能抗拒的……



标签: 女人宠坏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