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世相

7年后重听《我的滑板鞋》:庞麦郎在农村婚宴唱它,告诉你普通人也要敢做梦

时间:2019-02-13 栏目:新闻

我们每个人,都曾被生活按在地上摩擦。

这是 新世相 的第 832 篇文章



先给你看个看完后你会叹口气的视频。不长,37 秒:



视频里的人,是曾经的网络红人庞麦郎


五年前,2014 年 7 月 28 号,凭借《我的滑板鞋》大火。


歌词写:

“我的滑板鞋时尚时尚最时尚

回家的路上我情不自禁

摩擦 摩擦

在这光滑的地上摩擦”


很多人觉得莫名其妙。


讨厌他的人,认为他神神叨叨,荒诞可笑。甚至觉得他红就是对音乐的不尊重。


喜欢他的人,觉得他歌词写的纯粹且真实,而且还坚持了自己的理想。



最红时,庞麦郎接到过 200 多场商演。到现场听他唱歌的歌迷,就有近万人。


而文章开头的视频,是前段时间,他在农村老家一个婚礼上的一段表演。


婚宴上黑压压坐了一众人,真正听他唱歌的却没几个。


看到视频我唏嘘——

庞麦郎起码也是大火过的人,现在却在为不知道他是谁,也听不懂他歌的村民唱歌。


也感到无奈无力——

哪怕你运气好曾经大火过,小人物实现梦想也依旧会跌回原地,回到以前的生活里。


以及,竟然也有点孤独——

明明你唱歌早就没人听了,但依旧偏执继续唱的孤独。


消失的这五年,庞麦郎难道还在唱歌?


2018 年看看新闻为他拍了部纪录片《梦与路:小镇青年 双面人生》,我发现消失的这五年,他:


最新一首歌停留在 2016 年,《我将停留在那里》。


他办了 40 场演唱会,每场平均人数不超过三十人。



这个 25 岁之前,一直在农村呆着,一无所有的男孩,曾经最大的梦想是拥有一双自己的滑板鞋;


《我的滑板鞋》之后,他觉得自己站在了人生顶端,但这感受一晃而过。


现在的他,有演出时唱歌,没演出时回家喂猪,或者写歌录歌。


热闹和冷清,一火一冰,这种经历,让我唏嘘、无奈,也觉得孤独。


我是山东农村出生的,见过很多一直在生活里挣扎,谈不起理想的年轻人。


这“谈不起”,不是没资格。而是沉重的生活让他们没有条件和力气去想象。


可即便如此,也依旧会有很多有着不合时宜梦想的小人物。


庞麦郎就是最典型的代表。


庞麦郎曾唱:“时间 时间 会给我答案”。


时间会给他们这些不合时宜的梦想,什么答案?




写这篇文章时,我重新看《我的滑板鞋》歌词。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完整地看完这些歌词,以前听着“摩擦摩擦魔鬼的步伐一步两步”,觉得这是什么鬼。


现在看歌词,觉得这写的竟是每个还敢做梦的年轻人。



那时候笑他的人,现在听歌,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触。


导演贾樟柯就曾说,《我的滑板鞋》自己听到哭,“这首歌有一种准确的孤独”。




庞麦郎出生在陕西农村,因为身体弱干不了农活,2008年,他断断续续在KTV做服务生。


给顾客开话筒、放话筒、开灯、开电视机,一天工作12个小时左右。


他说:“老家没出路,几乎所有年轻人最终都会出来打工” 。


我曾说过,人最无法忍耐的,是没有希望的日子,而不是困苦的生活。


这也是漂泊在外的人们,很孤独的时刻:一无所有时,却雄心万丈。


庞麦郎一直深信,自己想到自己会出名,但没想过哪个作品会让他出名。



上高中时,庞麦郎说:“我想要是将来也能拿着吉他,可能我的人生会有一些改变。”


他是去买了把吉他,可因为不会弹,最后只好闲置。


后来,庞麦郎在工作的 KTV,偶然一次点到迈克尔·杰克逊。


他觉得很潮,听同事说杰克逊一首歌可以卖几十万,就想做中国最国际化的歌手。


还曾在宿舍表演过一次太空步,写歌也写了厚厚一本子。


《我的滑板鞋》就是这个阶段写的。 


简直偏执。


不用想你就知道在这样的情境下,一个人做这件事该有多孤独:


自己想做的事,在别人眼里是近乎荒唐的。而他却要用力挣扎想去实现。


他埋冤家人不懂自己的理想,给他打电话,打通,挂了;再打,又挂了。


妈妈哭:“这还是我们的孩子吗?”


在酒吧工作的一位同事也说,“庞麦郎的歌完全不在调上,当时看中的唯一一点,是他‘有梦想’。”


他对前方自己还要走的路,一无所知。


庞麦郎的经纪人白晓白说:“他没有经历过太多的挫折,觉得这个事情(成名)很容易去做”。



同事林小四说,这就像是自己小时候写作文得了第一,老师奖励了自己一支笔,然后她就真的相信:自己拿着那支笔,能在未来当编剧。


然后还把这当理想。


其实我们大部分的人,就卡在实现梦想的幻想,和无法实现的现实之间。


并渐渐接受:谁的生活又是志得意满,没有些许失落和遗憾。


只是虽然不懂音乐,没有经济基础,但庞麦郎去尝试了。之后陷入这样的孤独:


在一无所有时,还能看到自己的雄心万丈;在追求梦想时,对前路一无所知只能自己迎头撞。


且一路上没有人理解和陪伴。




但一个普通的人,幸运的话,是可以实现理想的——


2014 年 7 月 28 号开始,这个刻在庞麦郎脑海里的时间,很多明星都耐不住想要摩擦的步伐:



热门的综艺上也竞相模仿:


被很多歌手翻唱:


甚至在火车上遇到一个路人,也说“当时到处都在唱”。


早就有人说过每个人都会有 5 分钟成名的机会,但这个人更可能从成名的顶端掉下来。


然后会意识到,梦想就是一瞬间的事。


很多时候,我们花很多精力,去努力实现梦想,却忘了我们需要花更多经历,来面对梦想满足后,心里的落差。


突然成名之后,庞麦郎被质疑嘲笑,还一度和公司陷入合同纠纷,被吓到一度躲起来。


“这怎么叫歌呢?”


私下演出,被经济公司起诉。


演唱会售票也不理想。


《人物》的一篇采访,把他写成初初实现梦想,没有见过世面的小镇青年。


还没来得及享受簇拥,就再度陷入无人理解的孤独。


按照一个小人物的正常剧本,庞麦郎应该回到家乡,找个女朋友,收起梦想,默默度过自己平凡的一生。


但如果这个梦想从没有实现过,他不会有那个自信继续追求“不切实际”的想法。


现在的他已经觉得,自己离梦想很近了,他绝对不会放手的。


在走红的同时,庞麦郎开始自称为歌手、艺术家。


他辗转在各个城市,写歌、巡演,并且坚信:


“我的歌迷都还在听我的歌,我还会创作出像《滑板鞋》一样火爆的歌曲。”


而且这一路上,除了一路陪伴他的经纪人白晓白,和他一样,没有受过系统训练,但渴望做音乐。


认识庞麦郎前,白晓白用了三年时间摸索,自拍 MV、录歌,“虽然很low,但那是我的梦想。”


这两个人,结伴而行,没有人帮助的孤独。


经纪人说,他曾试着着联系过翻唱他歌曲的华晨宇、萧敬腾,还有一些微博大V,希望这些歌手在借助这首歌收获好评的同时,也帮助一下庞麦郎。


但没人理他。


因为在更多人眼里,庞麦郎依旧在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境里,觉得马上要走上国际范,彻底实现自己的音乐梦想。


但看着他还在做这件事,这个时候竟对他有点小敬佩。


原来他不是神经病,他也严肃地坚持了这件事。哪怕你无法理解,哪怕你还是觉得他偏执、荒唐,但看到他还在做。


也只想说:你行你可以。




是,我们确实和他不是同一类人。


我们不会偏执到把不可行的事情当作自己的目标和梦想;我们在被嘲笑被否定的同时,就会醒悟过来另走一条路……


只是庞麦郎选择通过音乐,在自己现有的生活里找出口。


在这样的梦想面前,人有左右之分,没有高下之别。


博主 @胖虎鲸 说过:



“滑板鞋”就是个象征——你纯粹的梦。


即便你去了这个国家唯一的魅力之都,你也不曾被灯红酒绿高楼大厦晃眼带走,你眼里只有它,当你终于得到了它。


回家路上,月光下的舞步就是你觉得自己最单纯快乐美好的时光。



庞麦郎说,自己现在没事时,就想想创作,写写歌曲,拖把椅子坐在窗前想。


他手机里有 400 多条录音,都是他哼唱的歌词片段,有几十秒的、一分钟的、两分钟的。


其实,人间所有的遭遇,一半是苦难,一半是诗意


庞麦郎只是把这遭遇写成了歌,比如《我的滑板鞋》,比如《摩的大飚客》:



他曾和虾米合作拍过一支MV,制作人解释,这支 MV 很多人没看懂。


“那是讲一个梦境,点睛是在最后,他在一个很普通的车站醒过来,然后继续自己平常的生活。


这就是一个梦。”


 其实梦想这东西,没有实现的话,它就是你的目标,再痛苦的日子一想到它我们就能挨过;


而实现了的话,一旦你尝过实现梦想的甜头,哪怕回到原来的生活里,也可以得到一些安慰。


那些像庞麦郎一样,有着不切实际梦想的人们,我希望你们这个梦,醒的再晚一点。


文章视频来自于微博@汉中大城小事;图片来自于看看新闻拍摄的纪录片《梦与路:小镇青年 双面人生》





晚祷时刻:


“在这美丽的月光下,在这美丽的街道上,

我告诉自己这是真的,这不是梦”


祝你今晚好梦,

然后爱醒不醒↓

标签: 告诉你也要婚宴普通人重听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