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PingWest品玩

生死劫后,中兴发了2018年半年报,一个字:惨

时间:2018-09-01 栏目:游戏

还迎来了一位“监军”

还迎来了一位“监军”。

北京时间 8 月 30 日,中兴通讯(以下简称中兴)发布了 2018 年半年报。不出所料,这份报告期内经历了重大危机的财报,基本所有核心数据都为负,从头到脚写满了“惨”字。

美国封杀导致巨额亏损

2018 年上半年,中兴净亏损 78.24 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净利润为 22.93 亿元。中兴通讯实现营业收入 394.34 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 26.99%。

收入骤减是因为业务停摆,经营中断。2018 年 4 月,美国商务部宣布未来 7 年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这对于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之一、中国最大的电信设施运营商中兴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这家公司 1/3 的零部件要靠高通和英特尔等美国企业供应,除了美国,中兴几乎不可能在欧洲等地区找到完整的、有竞争力的替代方案。

在接下来近三个月漫长的禁令期内,中兴一切业务停摆,2018 年上半年,占收入比重最大的运营商网络业务营业收入 235.07 亿元,比去年同期锐减近百亿元;市场研究公司 Dell'Oro Group 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中兴在移动网络设备市场排名跌至第五位,而排名前三的华为、爱立信和诺基亚在第二季度市场份额环比都得到了增长。

直到交上了 10 亿美元罚款,准备了 4 亿美元托管金,并按照美国商务部的要求更换了管理团队,中兴的经营才得以继续。这笔罚款直接导致2018年上半年中兴通讯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降为 -78.24 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 441.24%,基本每股收益下降为 -1.87 元人民币。看来,中兴股民只能吃榨菜了。

从毛利率来看,上半年中兴主营业务盈利能力(毛利率)为 30.24%,较上年同期下降 2.28 个百分点。中兴的三块主要业务——国际运营商网络、国内外政企业务和国内外消费者业务的毛利率都在下降,后两者分别为中兴上半年贡献了 29.44% 和 29.15% 的营业收入,但毛利率分别下降了 6.45% 和 6.84%。

按照业务划分,中兴运营商网络和消费者业务的营业成本比上年同期都在下降,但政企业务的营业成本增加了 29.44%,随之而来的是这部分营业收入与去年同期比 17.74%的增长。

中兴总资产由上年度期末的 1439 亿元缩水 16.15%,至 1207 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由去年同期的负 42 亿元减少了 19.96%,至负 50 亿元。

押注 5G,三季度或许会好过一点

由于各项业务都在逐渐恢复,中兴预测今年第三季度会转为盈利。中兴预计今年第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 2.4 亿元 - 10 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 36% - 99%;预计第三季度基本每股收益为 0.01 元- 0.24 元。

值得注意的是,陷入危机的中兴并没有放松研发。半年报显示,公司报告期内投入资金 50.6 亿元,主要因本期持续进行 5G 无线、核心网、承载、接入、芯片等技术领域的研发投入。

在 8 月 29 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上,中兴董事长李自学表示,公司主营业务已经完全恢复,8 月份的生产任务已恢复正常,研发工作还在快速恢复当中,5G 网络测试已经跟上进度。

中兴把下半年的希望押在了 5G 上,这也是未来运营商网络的重点业务。中兴表示公司 5G 产品和解决方案与全球 5G 商用时间表保持节奏一致,已具备系统商用能力,并与客户进行了5G的测试和验证。

为了聚焦 5G 主业,今年上半年,中兴大量收缩了与 5G 主航道无关的子公司资产,转让了其子公司中兴软创 43.66% 股份,注销了控股子公司大连中网置业有限公司、长春市中兴新能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河南中兴光伏科技有限责任公司。2018 年下半年,中兴还将加大 5G 投入,这包括 5G 手机研发投入。

而在德国举行的 IFA 2018 上,中兴已推出了最新的“5G 设备解决方案”,将在 2019 年下半年正式推出其 5G 移动设备。

半年报中还指出,今年下半年,5G 商用进程推进加速;智能终端需求旺盛;新技术、新模式不断出现,人工智能、物联网、智慧家庭等新增长点不断涌现,都是公司面临的发展新机遇。

不过,这一切规划和愿景,都要在“监军”的眼皮底下实施。

图片来源:Fortune


美国商务部量身定制的“监军”

我们之所以说中兴受到的是中国公司在国际市场上受到的最严厉制裁之一,不仅是因为罚单金额创下记录,更是因为美国商务部为中兴私人订制了“进驻调查组”的监管方式。

根据和美国商务部达成的协议,未来 10 年,中兴内部将常驻一支美国官方派出的检查组。这个检查组由BIS组建,将拥有至少 7 名中兴通讯员工,它对 BIS 负责,任务是实时监控中兴在出口上的合规行为。双重领导,工资等费用由中兴承担。就在5天前,中兴已经迎来了首位“监军”——前美国联邦检察官 Roscoe Howard。

这样一位“监军”意味着什么?

别忘了,中兴交的 10 亿美元罚款和 4 亿美元托管金不过是花钱由死刑变为死缓。BIS同意将中兴通讯从《禁止出口人员清单》中移除——但只是暂时。采购禁令延后10年,在这 10 年期间一旦有新的违规行为将立刻重启禁令。

有这样一只 Watchdog,中兴和其子公司所有的运作、创新、商业细节都将袒露在美国商务部的面前,被协调、审查、评估。而中兴早已不是一家常规运营的公司,它受到的制裁已不仅仅是商业个案,而被卷进国家利益博弈的庞大车轮之下,成为博弈的阵地之一。这对一家接下来想靠创新翻身的公司来说,是个不小的内忧。

外患则是近来英国和美国相继强化贸易审查,澳大利亚也宣布禁止中兴和华为参与 5G 网络建设。

据央广网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 13 日签署了 2019 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法案中禁止美国政府机构及承包商使用中兴或华为相关技术等涉华消极条款,还赋予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更大权限。后者负责审查外资企业收购或兼并美国企业是否构成国家安全威胁。除了美国外,8 月 23 日,澳大利亚政府发布指导书,以安全为名,将中兴、华为等中国企业排出澳洲市场。

国际市场对中兴意义重大。中兴 2018 上半年国际市场营业收入 136.88 亿元人民币,占整体营业收入的 34.71%。在如此外部环境之下,中兴在半年报中把“国别风险”列为经营风险的第一条。

中兴,接招吧。


天黑了,请敲门

「午夜侦探事务所」9月21号

HAY! 18现场,恭候莅临



秋天,一起在午夜侦探事务所揭开层层谜底吧!

记住:阅读之前,没有真相。


点击小程序,快速领取免费游园票

标签: 发了一个字中兴半年报生死劫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