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孟大明白

她们能在《知否》里焕发第二春吗?

时间:2018-12-25 栏目:私房

正午剧成就的演员真不少

看正午阳光的剧有一个乐趣,就是考据那些你曾经注意过、又很久消失不见的演员们。

 

前两天去电影院看了《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40分钟媒体提前版片花,主角是赵丽颖、冯绍峰加朱一龙。



但我的注意力更多在配角们身上,全程脑内都有弹幕在说:“诶?是他!”

 

先给没看过小说的人大概介绍一下,这个故事算古代家庭题材,赵丽颖演的女主盛明兰是家里庶出,排行老六,母亲生二胎的时候难产早逝,她无所依傍,只能靠隐藏锋芒过日子。



盛明兰那早逝的母亲是刘希媛演的,看起来戏份只算客串,去世前交代女主要低调求生存,因为生孩子累得一脸汗都发都糊在脸上,眼睛也化妆成肿眼了,我差点没认出来。



暴露年龄的说,她和高圆圆一起演过一部古早青春剧叫《实习生的故事》,讲刚毕业的学生到幼儿园去实习当老师,里面还有许还幻,那是我最早关于漂亮小姐姐的记忆。



这张校服照15年之后她们几个又重新拍过一张,不但没人显年纪,还都比青涩的小时候更娇俏了。



当年觉得刘希媛是里面最美的,比高圆圆更好看,大眼睛鹅蛋脸,后来一度把她和刘圆圆搞混过,别说两个人长得有点像名字也像,再后来换台的时候在《魔幻手机》这种脑洞剧里隐约见过她几次,再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查了一下发现她并没有退圈,只是资源不行,只能在抗日神剧里打转,才没了存在感,微博才六万粉,我数了好几遍位数才确定真的不是六十万,太低调了。


她比高圆圆还小两岁是81年的,今年37岁正是当打之年,保养得也不错。这次在正午的戏里看到她,竟然有点替她高兴,有一种自己喜欢过的人终于要被发掘了的感觉,毕竟正午用熟了的演员就会经常用。



还有刘琳,在《知否》里演盛明兰父亲的大房妻子,老想端着正妻的范儿,奈何智商不够,只能被侍妾欺负,是个有点蠢萌的角色,属于这部戏里的快乐源泉,观众看着可爱,但是其实很难演。



目前放出来的片花里,她只有几个镜头,但那种摇头晃脑眼睛圆睁的戏精感觉很到位。



刘琳是《香樟树》的三个女主角之一,也是《父母爱情》里梅婷的小姑子江德华。这次《知否》的片花里,她一出来弹幕就有人刷“是你吗,德华”,充分说明不管是不是主角,好演员遇上好角色就足够能在观众心里留下光彩。


前两天孟老师推荐改革开放剧的时候,这两部都有人提名,前者是讲三个大学闺蜜一起创业的故事,后者是年代戏里的小清新。



刘琳嘴唇厚,气质土土的,打扮一下是温婉的姐姐,总被安排演淳朴型的角色,但其实是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科班出身,有个很打破次元壁的事情是,她的工作室今年4月1号发了她在《夜半歌声》剧组和张国荣、黄磊的合影。

 

 

正午对角色的延续一直贯穿到海报里,这夫妻俩连拍照都是一副塑料夫妻忍你很久了的不耐烦表情。



而欺负她的侍妾是高露演的,《家的N次方》里的栗子姐。



这个女演员让我记住,是因为她是国产女演员里少有的有职场气质的类型,看起来很聪明,像读过书上过班的样子。不过我以为她只能演知性路线,这次演一个心思很多的“狐媚娘子”,乍一看竟然也对味。



她还官宣演了另一部阿耐原著小说改编的正午剧《都挺好》,和姚晨、倪大红、郭京飞搭档。


 

还有男主冯绍峰父亲的续弦,是王一楠,她在《北平无战事》里演过祖峰崔中石的老婆,她老公高鑫是《琅琊榜》里的太子。



说起来现在都流行组宇宙,正午的戏也该能组成一个正午宇宙了。他们不怎么用流量来吸引观众,相反一直是成就演员的那一个,正午的戏是很多演员事业上的重要转折点。

 

《琅琊榜》的梅长苏对于胡歌的重要性不用说了,意义远远超过一个角色。梅长苏重生的故事线和他出车祸后又复出的过程暗合,连他脸上的伤疤都成了辅助角色的一部分,他和梅长苏互相成了彼此人生起落的注脚。对于演员来说,一辈子能遇上这么一个命定一般的角色,该是多幸福的事情。



刘涛原本摆脱不掉贤妻定位,海清没转成功的型,被她通过霓凰郡主和安迪实现了,成了干练女性的代表。



这里想插播一个题外话,很多人都说正午的班底全是直男,不会拍女人戏,但我觉得正午的剧里,女性角色难得的都很女权,独立自主。《琅琊榜》里的霓凰郡主、冬姐,《琅琊榜2》里的蒙浅雪、林奚都是在感情里有柔情有担当和伴侣互相成就,在事业上又能独当一面的女性,没有一个人依附男人。

 

就连《父母爱情》这种家庭剧,男主疼老婆的方式也是尊重她,心甘情愿被她感染和改变,而不是以爱的名义绑架女主给她当牛做马生孩子。



所以《知否》的原著小说有个被吐槽的地方是,女主还是要迎合封建制度里母凭子贵的价值观,一心要生儿子。对于这一点,我一点都不担心正午改不好。



还有《战长沙》里的霍建华,《琅琊榜2》里终于去油成功的黄晓明……在别处是戏借用演员的热度,在正午这里,是这些演员要来证明自己。


靠谱的剧组并不怕用什么样的演员,关键是有能力控制局面。孔笙说过,好的剧组要让演员看得见你是在认真做事的,他身为一份子也知道不敢怠慢。



霍建华也说过,《战长沙》剧组甚至会给群演讲戏。在这样的氛围里,你再不用心创作,脸上会挂不住。

 

正午的戏我最爱看的都是支线,有很多部戏我都觉得意味是在支线人物身上。


我以前写《琅琊榜2》的时候说过,我觉得《琅琊榜》第一部的戏眼其实在梁王身上。这部剧之所以能那么成功,和副线人物身上恰到好处的闲笔也有很大关系。梅长苏在萧景睿的生日会上扳倒了他的父亲,事后梅长苏和他道歉,他说,我没有理由要求世界围着我转,这才是二代该有的豁达气度。还有太子和誉王互相争斗得你死我或,却又在太皇太后葬礼守丧时分享干粮。


同理《父母爱情》里男女主的生活幸福温馨,但是一晃而过的角色身上不时显露时代对个人的碾压,刘奕君演的欧阳懿摘掉右派的帽子的时候,喝多了在饭桌上痛哭,让江德福不要叫他老欧,那种知识分子的自尊被撕碎的感觉,点到为止,大家都懂了。



正午总能把有演技却不红的人挖出来放在合适的位置,这当然前提是剧作本身上能做到配角不是功能性角色,而每个都有自己的笔墨。

 

所以看他们的戏,我最喜欢看的是群戏,这次《知否》也是一样,盛明兰姐妹众多,又由联姻串联起城中几大家族,各个都有不同的处境和故事。


原著小说有一百三十多万字,用不少闲笔构建了一套自己的生活图卷,《知否》把这些更细化了,角色们在园林中生活。



吃饭



学习,家里女孩们和男孩一样上学堂。



好多场戏主角们在前面说台词,后面还有随从在整理院子,生活气息落在实处。



这样有古风的剧,很适合在冬天看,就让自己沉浸进另外一个世界。《知否》今晚开播,《大江大河》还要再播十天左右,这个档期对追剧党来说好忙。


最近大家都在说流量失灵,回溯一下这几年,正午这个团队精品率超高,有些作品有争议,但失手的没有,也从没做过用流量牺牲品质的事。有一句很俗的话说退潮了才知道谁在裸泳,你现在回头看,就知道在随便用流量就能换热度的时候,还坚持做品质是一件多难的事情。

 

从《伪装者》爆红开始,就听好几个做记者的朋友说过,很想采访正午的灵魂侯鸿亮,但是他一直不太想曝光自己,都拒绝了。这次看片,侯鸿亮提起他们团队做的每部戏,都说是他完完整整看完小说,确定是好戏才想拍的,时间花在创作上而不是钻营上,每一点用心观众都看得见。想想更佩服这个人和他的团队了。


标签: 能在焕发知否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